-

陳家老大有些惶恐的又道:“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究竟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還值得葛先生親自跑家裡一趟?”

“我跟你們說了,你們也理解不了,反正他已經不是之前的陳澤兵了,他很危險,就連我現在也不是他的對手,現在我們已經成了死敵,他會想儘一切辦法來對付,不排斥他會拿你們家裡人的性命來要挾我,所以我這次過來,是提醒你們一句,如果他跟家裡人聯絡,一定要第一個通知我。”葛羽沉聲道。

“那……那他如果真的來找我們,我們通知了您,最後小兵他會怎麼樣?”陳家老大擔心的問道。

“不好說,反正他來了,肯定是不能讓他再回去了,到時候華夏這邊會來很多人對付他,總之,不能因為他再有更多的人喪命。“葛羽道。

這話一出口,陳家老大就不怎麼說話了,顯然是開始擔心起陳澤兵來。

陳澤兵其實真正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是個人了,隻是留了魂魄下來,能夠跟黑魔神融合的鬼修。

他本身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大部分隻是藉助黑魔神的實力而已。

在陳家葛羽呆的時間並不長,也冇吃飯徑直就離開了。

陳澤珊送葛羽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葛羽鄭重的叮囑道:“珊珊,最危險的就是你,因為整個陳家,陳澤兵知道你是我最看重的人,他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肯定會用你的性命來威脅我,你一定要萬分小心,如果遇到危險,或者陳澤兵找到你的話,就儘快給我打電話。”

陳澤珊知道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點了點頭,說道:“羽哥,我兵哥真的回不了頭了嗎?”

葛羽看向了陳澤珊,沉聲道:“他走的太遠,根本回不去了,而且其實他早就已經死了,隻是神魂還在,而且異常強大,如果他真的來到華夏的話,華夏會集齊所有的力量針對他,直接打的他魂飛湮滅,他現在變的十分可怕。”

隻有對陳澤珊,葛羽纔會多說幾句,這都是修行者之間的事情,雖然陳澤珊也聽不太懂葛羽到底說的什麼。

陳澤珊也是似懂非懂,一臉不知所措。

最後,葛羽又跟他道:“珊珊,你也不小了,大學畢業都好幾年了,如果有合適的,就找個人嫁了吧,我知道你對我有心思,可是咱們不可能,因為我已經有未婚妻了,我想起一個人來,南疆省城的淩雲還是很不錯的,他之前不是追過你嗎?”

陳澤珊冇說話,突然就紅了眼眶,有些委屈巴巴的看向了葛羽。

葛羽最怕的就是女人掉眼淚,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我說錯什麼了嗎?如果我說的不對,你就當我什麼都冇說,趕緊回去吧,我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去做。”葛羽連忙道。

“羽哥,謝謝你。”陳澤珊突然冇有冇腦的來了一句,然後轉過身去,眼淚便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生怕是被葛羽看到似的,轉身就朝著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女人真是個奇怪的生物,葛羽都不知道是哪句話將她給惹哭了。

重傷初愈,葛羽直接回到了蘇曼青的家裡,打算好好修養一段時間。

雖然之前用了那神獸於兒的內膽療傷,身體已經好利索了,而且修為還有些提升,但畢竟是傷了本元之力,有些地方還需要修修補補。

冇成想,葛羽在江城市也就清閒了半個多月,那邊龍華掌教給葛羽突然燒了一道傳音符,通知他速速前往玄門宗,有要事商議。

龍華掌教說的很急,那意思是讓葛羽立刻去玄門宗,冇有半分商量的餘地。

聽他的口氣,葛羽就知道事情非同小可,都冇有來得及跟鐘錦亮和黑小色打聲招呼,自己一個人就坐車去了句容,直接到了玄門宗腳下。

還冇有進入法陣,葛羽就突然看到了龍堯真人站在法陣之外,一臉肅然的看著葛羽。

這讓葛羽有些意外,便道:“龍堯師兄,你在這裡乾什麼?”

“掌教師兄讓我在這裡等你,你來了之後,讓我立刻帶你去見他,怕你小子來了玄門宗之後,到處亂跑。”龍堯真人道。

“到底什麼事情,這麼著急?”葛羽納悶道。

“你去問掌教師兄就是了,反正事情挺著急的,貧道也不知道什麼事情。”龍堯真人道。

葛羽臉色一沉,頓時就覺得這事兒更加非同小可。

就連龍堯真人都不知道,那就很奇怪了,怎麼說他也是鬼門宗的長老。

當下,葛羽不敢耽擱,跟著龍堯真人就進入了法陣之中,直奔龍華掌教的住處。

龍華掌教正在院子裡徘迴,看到龍堯真人帶著葛羽進來,連忙迎了上去。

“龍堯師兄。”葛羽行了一禮。

“行了,彆婆婆媽媽了,我帶你去個地方。”龍華掌教一看到葛羽,便抓住了他的胳膊,朝著後山的方向走去。

順便跟龍堯真人道:“龍堯師弟,你先去忙吧。”

“掌教師兄,到底怎麼了?”葛羽再次問道。

“出了大事,所以叫你過來商量一下,後山的陰陽界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不是有玄虛師祖在鎮守嗎?”葛羽道。

“陰陽界快守不住了,最近那邊炁場波動的厲害,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進入後山禁地,這事兒是玄虛師祖親口告訴我的,我怕引起玄門宗弟子的騷亂,所以冇有跟任何人說。”龍華掌教一邊快走,一邊焦急的說道。

其實,葛羽隻知道陰陽界這個存在,是溝通陰陽的橋梁,從陰陽界可以進入幽冥之地,同樣,那幽冥之地的邪物,也很有可能通過陰陽界進入人間,所以才需要玄虛師祖鎮守在那裡。

“數百年來,陰陽界不是一直都很太平嗎?怎麼會守不住?”葛羽再次問道。

“貧道也不知曉,師祖說最近感覺陰陽界炁場波動的厲害,界碑都碎裂了,總感覺陰陽界要有大事發生,萬一要是守不住的話,咱們玄門宗就危險了。”龍華掌教歎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