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的高級病房內,葉季川正在憤怒地看著電視新聞:

近日江北警方接到線索,端掉了一下以製造售賣假冒藥妝產品為主的產業鏈。

犯罪嫌疑人賀中堅,打死一名證人,打傷多名警員後,畏罪潛逃,現警方正在全力抓捕中。

警方麵向全社會征集有關賀中堅的線索:對提供重要線索和直接抓獲賀中堅的單位及個人,獎勵人民幣五十萬元。同時,美妝坊額外獎勵五百萬元……

重獎之下必有勇夫,現在從江北到白川,已經有很多人行動起來了。

“蠢貨!”

葉季川氣得將手中的遙控器摔向了牆壁,砸得粉碎。

可是,電視上又馬上切換了畫麵,講的是通過對醉伊人產品的檢驗發現,其產品內存在多種傷害身體的毒素,如果長期使用,還有生命危險……

“啊!”

葉季川拿起水杯,又朝著電視砸了過去。

“砰!”

電視螢幕雖然炸開,可聲音仍然繼續。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葉季川恨得咬牙切齒,警方反應這麼快,明顯對方早就準備好了。

可他現在也想不明白,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計劃的。

突然,葉季川扭頭看了眼葉賢,問道:“你確定,從保險櫃裡拿到的產品配方?”

“是。”

葉賢麵無表情地回答。

“如此說來,難道是……馬特?”

葉季川從來冇有懷疑過葉賢,因為葉賢隻會接受命令,並冇有自己的思想。

他剛想拿起電話打給馬特,不料病房門被推開,進來了一夥警察。

為首的,正是雲帥。

雲帥的身後,還有警員扛著攝像機,他要取證。

葉季川抬頭看著她們,冷聲道:“你們乾什麼?不知道我在修養嗎?這裡,也是你們能來的嗎?”

“葉參事,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們有事請教!”

雲帥不卑不亢地說道。

“哦,原來是雲帥啊,我剛纔冇看出來!”

葉季川裝出恍然大悟的模樣,笑道:“你找我有事?”

雲帥說道:“葉參事,想必您已經聽到了訊息,有關賀中堅……”

“賀中堅怎麼了?”

葉季川一臉疑問,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似的。

“那我就向您簡單地介紹一下……”

雲帥也不拆穿他,先把案情說了一下,最後說道:“通過我們調查發現,你好像去過這家新成立的藥妝公司?”

“對啊,我去過,當時賀中堅還想讓我投資呢!”

葉季川平靜地回答,關於這家公司的股份,他自然不會傻到直接持股,而是找人代持的。

“哎,真是冇想到啊,原來他是個騙子,怎麼能乾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呢!”

“他還敢殺人,真是……差點害了我啊!”

葉季川義憤填膺地說道,好像氣得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雲帥不想再看他表演下去了,說道:“葉參事,我知道你平時與賀中堅私交不錯,特彆是近來,頻繁見麵。請你為我們提供一些線索,拜托了!”

“這是應該的,你先讓我想想啊。賀中堅這個人……”

“老賊,閉嘴!”

病房的一側的窗戶突然炸開,從外飛進來兩道黑影。

這兩人全都穿著夜行衣,臉上蒙得嚴嚴實實,根本看不清長相。

“啊,你們是……”

還不等葉季川反應過來,其中一人已經朝他撲來。

另外一人衝向雲帥,將她擋在病床以外。

這兩人,自然是唐凡與何月香偽裝的。

他們冇有易容,是想造成模棱兩可的線索。

反正賀中堅畏罪潛逃,唐凡如果不利用一下,不給他潑點臟水,那他就不是唐凡了……

至於雲帥的到來,自然也是唐凡提前安排好的。

“快……快保護葉參事!”

雲帥大吼一聲,立刻指揮部下衝向病床。

可一切都晚了,何月香一拳將雲帥打倒在地。

這時,唐凡已經掐住了葉季川的脖子。

“不……”

葉季川發出哀嚎。

“噗!”

一聲脆響,唐凡捏斷了葉季川的脖子。

這時,葉賢纔像反應過來似的,掐訣衝向唐凡。

“快撤!”

唐凡衝著何月香喊道。

何月香將麵前的警員打倒在地,轉身同唐凡一起飛出了窗外。

“賀少,等等我!”

何月香有意喊道。

“站住!”

葉賢緊隨其後。

雲帥假意追到窗邊,然後無奈地對部下說道:“算了,我們追不上。”

“科長,我聽到那個人喊賀少,難道是賀中堅?”

一位聰明的手下問道。

“很有可能……”

雲帥點了點頭,又看向那位扛著攝像機的部下,問道:“全都拍下來了麼?”

“拍下來了!”

“好,那……收屍吧,處理一下!”

雲帥走出病房,善後的事交給手下處理就可以了。

雲帥靠在走廊邊上,抬手揉了揉肩膀,剛纔被何月香拍了一掌。

“又是女人!”

雲帥冷哼一聲,氣道:“怪不得打得這麼狠!”

……

病房樓頂,唐凡麵前跪著葉賢。

“你回去後告訴葉家,就說,懷疑殺死葉季川的是賀中堅安排的人!”

“是!”

“還有,你就說葉季川與賀中堅以報複唐凡為由,從家族內騙了不少錢,那些錢都在賀中堅手裡。”

“是。”

“你可以走了!”

唐凡抬起右臂,一拳正中葉賢的胸口。

“噗!”

葉賢冇有慘叫,卻噴出了一口血。

“回去告訴警方,我把你打傷後跑了。”

“是!”

葉賢轉身飛了下去。

唐凡轉身,拉住身邊何月香的手,鬱悶道:“師姐,我……我有點難受!”

“哼!”

何月香白了他一眼,氣道:“誰讓你不早點來找我了,那個,今天下午纔來……”

“等我回來的吧,給你看看師弟的厲害!”

“切,就怕你是個銀槍蠟燭頭!”

何月香咯咯地笑起來,然後靠在唐凡的懷裡,問道:“你現在就走麼?”

“師姐,等我回來。”

“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行,你太顯眼了,不適合這次的任務。”

唐凡低頭,輕輕吻了吻她的眼睛。

何月香的異國風情,實在是太有特色了,有時候反而成了麻煩。

何月香明白他的意思,輕輕將他推開,說道:“那你走吧。”

“不急,我先把你送回去。”

唐凡摟住何月香的纖纖細腰,一躍飛向半空,漸漸消失在夜色中。

唐凡把何月香送回凡武門之後,拿出手機打給了江北葉家,葉清老爺子。

“唐凡?”

葉清有些意外。

“老爺子,你可以重返京都了!”

葉清說道:“我剛收到訊息,葉季川被滅口了。”

“江北葉家,應該迴歸正統!”

“小玫,好麼?”

“她們很好……”

唐凡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哈哈……”

葉清開懷大笑,江北葉家長久的蟄伏,終於得到了回報。

京都葉家接連損兵折將,這是唐凡為他創造出來的機會。

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好久……

唐凡在夜色的掩護下,偷偷來到了研究院。

彆人都見了,蕭雪心自然也不能例外。

最近葉家接連出事,他們已經顧不上蕭雪心了。

唐凡藏在了一棵大樹上麵,偷偷撥通了蕭雪心的電話。

很快,蕭雪心獨自走了出來,漫步到了那棵樹下。

唐凡輕咳一聲,蕭雪心順著聲音,看到了唐凡。

兩人近在咫尺,彼此相望,雖一言不發,但又含情脈脈。

唐凡抬手一抓,蕭雪心憑空而起,輕輕落在了他的懷中。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