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女人,自己鬥氣就算了。

甚至還要將自己拉下水來。

徐無塵感覺挺委屈的。

一想到一個超然紅塵世外,翩然若仙子的顧清寒在給自己踩。

徐無塵實在是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堅持的理由。

偏偏這麼一來,讓洛瑤光在顧清寒麵前直接是落了下風。

所以這兩個女人現在之間的氛圍,讓徐無塵感覺有些危險。

“這麼看來,比起我,帝師還是更喜歡國師是嗎?”洛瑤光鳳眸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若有所思的盯著徐無塵說道,清冷孤傲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寒意。

“當然不是,在我看來,女帝陛下和國師兩位都不似人間之物,隻應天上有。所以當然不會有厚此薄彼的情況!”剛準備偷偷開溜,卻被女帝直接用冰冷的眼神留下來的徐無塵,隻能夠硬著頭皮說道,“隻是我這些日子來,操心國事,所以精神狀態有點不佳,剛纔不小心鬆懈了!”

徐無塵感覺自己挺委屈的。

這些日子來,他每天既要應付雲妃那個久旱逢甘霖的女人。

畢竟自己有求於雲妃不說,而且雲妃身上的氣質和味道確實是非常不錯,可以說是人間尤物。

所以這些日子來,徐無塵壓根冇有什麼機會從雲妃那裡脫身。

哪怕是有時候徐無塵想要在自己的居所睡個安心的清閒覺,也會被雲妃這個小浪蹄子找上門來,不讓徐無塵偷得浮生半日閒。

“女帝陛下,帝師已經用他的身體做出了最誠實的答案,就算是你說這麼多,又有什麼用呢?今天的勝利者,似乎是貧道。”一旁的顧清寒也顧不上處理自己現在有些粘稠的玉足,隻是笑吟吟的望著身側的洛瑤光,帶著些許玩味的說道,“畢竟這一切,已經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就算是女帝陛下說再多的話語,也冇有任何用處,反而顯得女帝陛下還有幾分可笑。”

對於徐無塵方纔的表現,顧清寒還是非常滿意的。

也算是冇有讓她白費一番功夫。

畢竟她可是個初學者。

和洛瑤光這種已經得心應腳的女人不同!

比起洛瑤光來說,顧清寒今天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

然後憑藉著自身的天賦和努力,成功擊敗了洛瑤光,得到了徐無塵的首肯!

“哼!這種事情,自然算不上什麼,朕確實是敗給了你,但是這又能夠說明什麼呢?!”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有些不悅的說道。

對於這個結果,洛瑤光自然是非常不滿的。

偏偏一切已經成了事實。

哪怕是洛瑤光的心中再怎麼樣不服,也隻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這件事情自然說明,在帝師的心目中,想必還是貧道比之女帝陛下的話,在女人味上更勝一籌。當然,這一切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女帝陛下可是這大乾王朝的天下之主。自然和貧道不太一樣。”一旁的顧清寒眼角含笑,帶著些許得意的說道。

看到洛瑤光變得這麼急。

顧清寒的心中就極為得意。

洛瑤光竟然趁著她不在的情況下偷跑!

明明她和徐無塵之間,可一切都源於女帝陛下的那一杯茶!

要不是女帝陛下將屬於她的杯子讓徐無塵使用,他們兩個人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接觸,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這些摩擦了。

偏偏洛瑤光卻冇有一點紅孃的自覺,反而是想要插足他們兩個人之間!

而且是真正的插足!

這種行為,自然是讓顧清寒非常不爽。

現在看到洛瑤光被自己正麵擊敗,自然是要趁機將自己心中鬱積的不滿發泄出來。

“這麼看來,國師對自己的魅力極為自信了?”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本來心情就不甚好的洛瑤光,此時顯然變得更加糟糕了幾分。

隻見顧清寒鳳眸微眯,仙姿絕世的清顏上泛起一層層寒霜,宛若凜冬來臨。

而看向顧清寒的眼神中,更是多了幾分森寒之意。

若非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姊妹情深,是擁有著非常深厚友誼的閨蜜,甚至徐無塵壓根不懷疑此時的洛瑤光已經對顧清寒產生了殺意。

畢竟換成任何一個女子來,此時怕是早就有了殺人的心。

麵對顧清寒的挑釁,冇有直接動手已經是很剋製了!

“咳......女帝陛下,國師,這世家門閥的事情好處理,隻是這文官集團的事情,卻就不是那麼容易處理了。”一旁的徐無塵連忙打斷了兩個女人的爭論,輕聲說道,“畢竟這文官集團已經存在已久了,而且太祖為了製衡他們,本來就是利用這些文官集團的出身地不同,以及他們的黨派不同,讓他們自己進行內部鬥爭!”

看到顧清寒竟然還敢趁機在女帝的麵前拱火。

徐無塵恨不得立即將顧清寒再次就地正法,順便還能看看是否可以讓自己在現世和模擬人生中兩次完成對顧清寒的討伐!

畢竟徐無塵很清楚,在自己進入這次模擬人生之前的時候。

顧清寒還是清白之身。

那一攤淡淡的梅花血印,也在變相的印證著這一點。

而這讓徐無塵不禁產生了一個好奇和衝動。

要是他在這個模擬人生中,也完成了對顧清寒的初次討伐,那麼到時候又會有怎樣的變化?

當然,徐無塵可不單純的是出於好奇心,也不是因為心中有著不潔的念頭。

而是徐無塵對這個模擬器的存在有著諸多好奇。

要是自己在模擬器中完成了這項事情的話。

那麼現實中的顧清寒要是留下來的血印還在的話,那麼就說明模擬器和現實中是不同的,隻是可能大致經過相同,亦或者是有一些共通的地方,但是至少不是完全一樣的。

而要是現實中的顧清寒隨著徐無塵自己的行為,將那些消失的話。

那麼就能夠證明,這個模擬器是可以進行人生的改變的。

所以此時的徐無塵,之所以會有這個念頭,完全是出於求知慾!

是出於對科學的探索,對真理的求知,對未知的研究!

“貧道當然不是這個意思,畢竟貧道也隻是偶爾會察覺到帝師將目光凝聚在貧道的身上不移開罷了,但是真要讓貧道說自己魅力有多麼高的話,豈不是顯得貧道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顧清寒並未直接回答徐無塵的問題,而是仍然將注意力集中在洛瑤光的身上,絕美無暇的玉顏上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輕聲說道,“不過帝師方纔說出來的事情,倒是有幾分重要性,貧道此時其實也有些好奇,女帝陛下應當用什麼樣的手段製裁這些文官集團。”

顧清寒倒是也冇有一直一昧的刺激女帝。

畢竟顧清寒也知道。

洛瑤光是一個行事詭譎莫測的人。

而且洛瑤光行事向來比較偏激和乖張。

要是她刺激洛瑤光太嚴重的話。

洛瑤光對付她的可能性倒是不大。

但是徐無塵還不知道會落個怎樣的下場。

“難為國師還有這份自知之明!不過帝師既然這麼喜歡看的話,那麼用不用朕讓宮廷畫師臨摹幾張國師的畫,讓帝師你天天掛在自己的房間裡,可以日夜欣賞。”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鳳眸微眯,帶著幾分不爽之意說道。

本來洛瑤光的心情就不太美麗,在聽到顧清寒的話語之後,顯然就更加不美麗了。

這個表麵上和自己是閨蜜的女人!

竟然在這個時候,千方百計的想要踩自己一腳,真是塑料姐妹花!

一想到自己最好的閨蜜,竟然是一個為了男人就和自己反目的傢夥。

讓洛瑤光的心中多了幾分陰霾之意。

而這一切的承受者,自然就成了徐無塵。

“多謝女帝陛下的好意了,我隻是偶爾會想到一些事情的時候出神,所以可能不小心讓國師誤會了。”聽到洛瑤光的話語,徐無塵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比起這種事情,女帝陛下還是應該多加考慮一下那些文官集團的問題!”

感受到來自於洛瑤光的玉足壓迫感。

此時的徐無塵,隻希望這兩個女人能稍微安分一點。

不然隻怕自己明天就不是扶牆而出了,要直接化身伏地魔,在地麵上爬行了。

這誰頂得住啊!

這兩個女人真是太要人命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也冇有繼續為難徐無塵,隻是玉足輕輕把玩著徐無塵的‘腿’,若有所思的說道:“這些文官集團,本來太祖隻是為了給天下讀書人一些好處,同時刺激那些寒門學子專心求學,研究學問,但是隻怕太祖也冇有想到,這些文官集團,現在反而成了蠶食我大乾王朝天下的存在。要是再這般放任這些文官集團爭權奪利,追逐利益下去的話,隻怕他們會成為比世家門閥還更加可怕的存在!”

對於大乾王朝的現狀,洛瑤光還是非常清楚地。

除了世家門閥這些人之外,文官集團的那些傢夥也非常麻煩。

畢竟世家門閥在經過太祖的削弱之後,規模並不算特彆大。

而這些文官集團的話,雖然說規模更小,但是危害卻反而更加嚴重。

“本來讀書人就有著一定的特權,然而先帝在位的時候,也冇有妥善的解決這個特權的問題,反而還給了他們更多的鑽空子的機會,讓他們擁有了土地兼併的機會。而他們占據著大乾王朝極大地利益,卻隻養活著自己家裡的那麼幾口人,大力的剝削百姓,這於我們大乾王朝而言,他們的危害,猶在那世家門閥之上!”

徐無塵眉頭微蹙,一臉認真的說道:“畢竟那世家門閥固然擁有不小的勢力和權益,但是他們至少是擁有較為龐大的體係,他們可以養活自己手下的那批人。哪怕那些人依然是被他們剝削的存在,卻至少還能混口飯吃。而這些文官集團,卻是將好處全部落到了自己的手中,直接讓百姓冇有任何活路了!”

世家門閥一直以來,所帶來的問題都不是讓普通人冇有活路。

而正是因為世家門閥給了不少普通人活路,哪怕他們備受剝削,卻至少還能吃到一口飯,不至於被餓死。

而這文官集團,卻是直接打算將他們餓死。

所以世家門閥權力大的時候,主要是因為他們掌握了不小的勢力和話語權,要是他們反對的話,可以帶來很大的軍事威脅。

而文官集團的行為,卻會讓無數的百姓為此揭竿而起,起義造反。

偏偏那個時候,很多百姓隻顧著將王朝的最高話事人洗牌,反而忽略了文官集團這些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惡人。

“是啊,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前幾朝世家門閥一家獨大的時候,多數時候都是世家門閥和皇家的鬥爭,而前朝將世家門閥遏製到極限之後,迎來的是農民起義造反,無數的普通人加入了洪流之中,而太祖他老人家就是靠著那個時候粗通拳腳,是個天資極高的武夫,纔打下了這偌大的江山!”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微微點了點頭,看著徐無塵輕聲問道:“那麼帝師有什麼對付這些文官集團的辦法嗎?”

“辦法當然是有,不過眼下我們要解決的,還是這些世家門閥,而文官集團也蹦躂不了多久了。”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我打算去皇城附近看看那些文官集團和世家門閥,究竟是怎麼治理這些地方的!”

“也好,帝師親自走一趟的話,瞭解的必然更加全麵,總好過那些官員上的摺子。那些傢夥膽大的時候,可是什麼情報都敢隱瞞的,更不用說避重就輕,站在自己的立場來含糊其辭,誤導朕的判斷。”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微微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說道。

“那麼我先告辭了。”徐無塵見狀,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我打算回去再多做一些部署。”

“難得帝師這般為國事操勞,貧道願意陪帝師一起走這一趟。”一旁的顧清寒聞言,笑吟吟的說道,“順帶著我們兩個人也能夠創造更好的雙修前提!”

“你們兩個人竟然想要藉著辦公的機會,給朕送上一份大禮?!”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的臉色瞬間黑化,冷聲說道,“國師還是在道觀中,繼續感化那些女人吧,帝師自己去就夠了,不行的話,朕也可以隨同帝師微服私訪!”

“......”

看著眼前兩個又開始爭執的女人,徐無塵不禁陷入了沉思。

那為什麼不能夠來一場三人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