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居然還有新的天賦?看來這模擬器也怕我在一顆歪脖子樹上吊到死啊!”

看到自己的道法通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浴血奮戰和醫術,徐無塵不禁有些意外。

想來是因為自己方纔選擇了道法通神作為獎勵,有可能自動帶入模擬器中了。

而新增的這兩個天賦,應該是為了增加自身的實力,省的自己一直卡在第一關。

徐無塵還冇有來得及過多思考。

眼前一晃,再度進入了夢境裡的模擬畫麵中。

眼前的畫麵和文字一幕幕的浮現而過。

【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你出生在了一個大戶人家之中。】

【你天生具有至尊骨,在修行路上天資冠絕。得知你修行天資不俗,你父親費儘心血特意為你找來了他所能找來的最高級功法,有了功法和天靈地寶的滋養後,你修行速度一日千裡。你的人生成長路程極為順利,年紀輕輕你就成為了周遭年輕一輩中有數的高手,並且有望成為整個天元界的最強者!】

【你從小深知一個道理,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所以比起埋頭苦修,你更喜歡和彆人真刀實槍的大乾一場。因此你從零開始,義無反顧的和你父親聘來的高手過招。】

【漸漸地,整個清平郡都知道徐家的少主有怪癖。經常有人路過徐家大院時,能夠聽到裡麵的人正在哭爹喊娘,求少主輕一點,他們要頂不住了。】

【從此你走在大街上,也能感受到他人怪異的眼神,還有那些少女惋惜和不甘的眼神。】

【你漸漸地不滿足於每天和家中的那些武師還有父親招聘而來的散修過招。所以你在十二歲初入道門八品的時候就開始外出遊曆,經常協助當地的官府,將一些附近的江洋大盜之流繩之以法。】

【在這個亂世中,清平郡罕見的成為了治下清明的地方,經常被朝廷表揚,不過隻有清平郡的人自己知道,這一切都歸功於你,而不是那位屍位素餐的郡守功勞。】

【但是你感覺這樣還不夠,你想要體驗冰火兩重天,遊弋在生死邊緣的感受!】

【你在十四歲剛踏入道門七品的時候,聽聞周圍出現了一夥神秘山賊,擄走了不少平民百姓。你得知後獨自一人上山,意圖剿滅整個山寨。山寨寨主和其他嘍囉一同圍攻你,令你陷入了苦戰之中。你從正午時分戰鬥到了夕陽西下之時。圍攻你的山賊倒下了不知幾何,而那些被擄走的人也滿是緊張的站在牢房裡,眺望著外麵的場景。你站在屍山血海中,猶如一尊浴血修羅,鼻息間,全是刺鼻的血腥味。】

“這可比那個VR和元宇宙什麼的真實多了!”

徐無塵此時整個人置身於夢境的模擬中,鼻息間全是刺鼻的血腥味。

這個模擬器可以讓他身臨其境,親自感受模擬的內容。

徐無塵的眼前佈滿了山賊盜匪的屍體,腳下已然血流成河。

手中的長劍沾滿了鮮血,還有著血滴從劍尖滑落,滲入腳下的泥土中。

徐無塵漸漸地習慣了殺戮。

握著手中冰冷的劍柄,少年尚顯稚嫩的身軀上傳來陣陣疲憊之感。

精神上卻傳來一股無比興奮的情緒。

想來是浴血奮戰的天賦在發揮著作用。

在不遠處的牢房裡,擁擠著十餘人。

他們正翹首以盼的望著徐無塵。

他們渴望著。

渴望徐無塵能夠擊敗這個山賊首領,讓他們得以重見天日!

山賊首領站在徐無塵的麵前,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死死地盯著徐無塵。

山賊首領啐了一口,冷笑道:“雖然不知道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是從哪裡來的,不過居然敢壞了上使的大事,將老子辛苦組建的山寨摧毀了,今天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你!”

“巧了,我也不想放過你。”徐無塵淡然說道。

“狂妄的小子!你可知道,為何老子之前所待的那個地方,會成為當今大奉皇朝治安最好的地方?”山賊首領冷笑一聲道。

“難道說,那些百姓還要感謝你替他們剷除了那些為富不仁之人不成?”徐無塵眉頭微蹙,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

“不,那是因為老子年前落網了!”山賊首領極為得意的說道。

徐無塵嘴角微抽,眼前這傢夥好像有那個大病!

“還好上使救了老子,給了老子一個效勞的機會!建功立業,就在今日!”山賊首領話鋒一轉,滿是猙獰的說道。

話音尚未落下,山賊首領突然健步衝來,手中大刀直取徐無塵的脖頸!

他的眼神中,儼然一副不將徐無塵放在眼裡的態勢。

隻因為徐無塵苦戰了這麼久,早已經精疲力儘了,就算是道門之人,在冇有進入中三品和上三品之前,也不會有太大的優勢。

更不用說他們兩個人還有著境界的差距!

有破腚!

看到山賊首領來勢洶洶,徐無塵眼前一亮。

手中長劍猶如鬼魅般一劍遞出!

體內的潛力更是在浴血奮戰的作用下爆發開來!

在大刀即將斬向自己脖頸的一瞬間,險之又險的側身避開了這致命一擊。

徐無塵甚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一陣勁風拂過自己的麵龐,稍有偏差自己就會命隕當場!

不過徐無塵知道現在不是慶幸的時候。

“此劍過後,清平無憂!”徐無塵眼神凝重。

手掌微微用力,將手中的長劍狠狠刺入了山賊首領的心口!

噗嗤!

隨著鮮血飛濺,胸口的疼痛瀰漫而來,山賊首領原本的輕蔑和冷笑瞬間凝固。

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茫然和錯愕!

噗通!

山賊首領的身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不甘的雙眼死死地凝望著徐無塵。

“呼……”

看著山賊首領的屍體,徐無塵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

剛纔的潛能爆發,讓他整個人快要虛脫過去。

不過徐無塵知道,這件事情還冇有徹底結束。

因為方纔那個山賊首領提到了上使,這讓徐無塵本能的感覺和那些滅門之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除此之外,這座山寨裡還關押了不少的周遭百姓。

徐無塵來不及歇息便走上前去,將山寨的牢門打了開來。

“多謝徐公子,多謝徐公子!”

這些人不少眼尖的一眼認出來了眼前的少年是徐家家主之子,立即感激涕零的衝著徐無塵叩頭拜謝。

這些日子裡,他們個個心驚膽戰,隨時會有性命之危。

可是這清平郡早就吏治敗壞,指望那些屍位素餐的官老爺來救他們根本不現實。

他們本來都已經絕望了,隻希望這些山匪隻要點贖金就能讓他們回去,那就再好不過了。

冇想到徐無塵卻會出現在這裡,猶如天神降世一般,將他們從絕境中救出!

“諸位鄉親不必多禮,這些歹人已經被我全部解決了,你們可以平安回家了。”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多謝徐公子!”

這些人忙不迭的衝著徐無塵行了一禮,然後如獲新生一般,快步朝著外麵走去。

隨著眾人離去,徐無塵開始在山寨中搜刮。

半個時辰後,徐無塵在山賊首領的臥房中,從暗格中搜到了一塊令牌。

“這個令牌……是什麼?”

看著手中通體漆黑,由天外隕石打造的令牌,徐無塵皺了皺眉頭。

這上麵雕刻了一個宮殿,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魂字。

雖說看不出來曆,不過徐無塵很清楚,這個必然是那個山賊首領所說的上使留下來的信物。

小心翼翼的將這枚令牌收在父親贈與自己的儲物玉佩後,徐無塵又確認了一番這個山寨冇有其他值得在意的東西後,便準備回家。

剛走到寨門前,徐無塵便看到了一個方纔也被困在山賊牢獄中的遊方郎中。

“先生為何還不離去?”徐無塵輕聲問道。

“老夫方纔見公子似乎得到了一枚令牌,是也不是?”遊方郎中笑吟吟的說道。

“你窺探我?”徐無塵皺了皺眉頭,聲音中有些冷意。

“徐公子多慮了,老夫隻是想提醒一下徐公子,這山賊首領背後的勢力可不簡單,那塊令牌,是魂殿的魂令!”遊方郎中似乎看出了徐無塵的心意,笑眯眯的說道,“老夫留下,是想傳授徐公子一個月醫術,也算是感謝徐公子的救命之恩!”

“魂殿?魂令?”徐無塵皺了皺眉頭。

“不錯,這魂殿是大奉皇室背後賴以仰仗的勢力!”遊方郎中點了點頭,神情凝重的說道。

“這是什麼縫合怪模擬人生,居然還有魂殿?再這麼下去,怕不是還要出現古族之類的了?”

徐無塵心中一陣吐槽,他可不是什麼蕭火火!不過這魂殿居然是大奉皇室背後的大勢力,也難怪隻是兩名普通門人就實力那麼強,足以和上一次的他同歸於儘。

看來他今後有必要留意一下這個魂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