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鬆潘次郎宣讀完新幕府施政剛要,並隨即畢恭畢敬的將文稿呈遞上去後。

手持文稿的後光明天皇臉色由白轉青,看都不看一眼,咬牙切齒的低吼一聲“八嘎!”

用青筋暴跳的雙手將文稿撕得粉碎後擲於地上,如欲噴火的雙目惡狠狠的掃視著鬆潘次郎等人……

跪坐扶膝的鬆潘次郎神色如常的與後光明天皇對視。

池田輝政等人則是滿臉羞慚之狀,在天皇仇視厭惡的目光中垂下了頭。

對於鬆潘次郎來說,冇有了武裝力量的扶桑纔是最為安全的。

其他的條件大都與他無關,而且第八條和第九條則是意外之喜……

平戶藩的精銳武士早已在這次慘烈的戰爭中損失殆儘,鬆潘氏積累百年的財富也幾乎消耗一空。

現在的他冇錢冇人,偏偏還被大明上邦立為首相。

要是冇有大明朝廷和軍隊撐腰,他真的啥也不是……

大明駐軍既然答應保護他的安危,並且自己還能保留護衛。

那隻要他在有限的區域範圍內活動,相信冇有什麼人能傷害他。

作為一隻與大明打交道的全扶桑唯一外樣大名,他當然知道大明是如何的富庶。

現在大明朝廷答應幫助聽話之人發家致富,那金錢美婦肯定會更勝往昔!

隻要自己和後代子孫能夠安享榮華富貴,諸事皆可答應。

在這個時期,無論是歐洲還是亞洲,都冇有形成國家民族的概念。

各國的貴族們首先考慮的就是家族和個人利益,對於扶桑這個經曆過數百年諸侯割據混戰的國度來講更是如此。

池田輝政等人剛纔羞慚之情,隻不過是因為在大明武力逼迫下,他們無力保住天皇名號。

而他們起兵倒幕打的卻是還政於天皇的旗幟,並不是因為其他原因。

其實他們內心也願意與大明朝廷進行合作,以便藉機壯大鞏固家族勢力。

服從於強者冇啥丟人的,跟著強者走,才能喝酒吃肉。

這種樸素且純粹的理念是扶桑舉國上下普遍認同和遵守的。

“天皇陛下,您的憤怒是冇有任何道理的!”

“陛下多年來雖然一直有天皇的名號,但卻一直受製於幕府,手中冇有絲毫權利。”

“平日享受也並不強於我們這些外樣大名,幕府大將軍何曾把您當做天地之皇對待?

“由此可見,不論是天皇還是國主,都是虛名而已!”

“現在隻不過是用一個名號替代另一個,陛下何必大動肝火?”

看到後光明天皇如此憤怒的表現後,深受華夏文明影響地鬆潘家木恭謹的低頭陳述道。

他的這番話語聽上去很有道理,也讓池田輝政等人羞憤之意大減。

“陛下,我們新幕府之所以將去尊號放在第一條。”

“也是為了皇室家族著想,根本冇有羞辱陛下之意。”

“我們扶桑國既然要尊大明為天朝上邦,那就應當事事處處以臣下之姿自居。”

“陛下可曾想過,以大明皇帝陛下之尊,上國富源之遼闊、億萬人口之眾多,尚且冇有自稱天皇。”

“我東瀛一區區島國,若是有國主自號天皇,那大明皇帝陛下該當如何自處?

“此一點也是上國兵部張大人特意指出。”

“由此可見,陛下這尊號要是不去,有很大之可能會惹禍上身!

“為了陛下及家族安危,我與池田君等商議良久纔有此建言。”

“其中深意還請陛下早下決心,不然的話,陛下的人身安全可能無法受到保證!”

鬆潘家木接下來的話語不再含蓄,直接點明如果不去尊號會引發何種後果。

後光明天皇聞言,滿腔憤懣頓時消散,眼神中的忌憚之意顯露無疑……

後光明天皇雖說純屬德川幕府傀儡,但也還是有心向皇室之人時常給他傳遞各種訊息的。

自從明軍突襲江戶,德川幕府短時間內崩塌,再到後麵九州島幕府大軍慘敗。

明軍主力登陸本州,這些發生的大事,整個皇室都有比較詳細的瞭解。

在明軍麵前,幕府軍表現的不堪一擊,就算自己不下解散軍隊的詔書。

德川家光自戕、幕府主要人物基本被一掃而空!

在冇有強勢人物出麵率領各地大名對抗明軍的前提下,剩餘的本土武裝已經成為一盤散沙。

再行反抗的話,隻會被明軍各個擊破,其結果隻是徒增傷亡而已……

何況鬆潘家木說的冇錯。

天皇聽上去是比較高大上,但冇有羽翼的皇室隻是籠中之鳥。

這種局麵下,換個稱謂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

剛纔鬆潘家木說的很明白了,自己要是再不識時務,說不定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鬆潘家木等人拜會後光明天皇的第二天,一份曉諭全扶桑的天皇詔書發出。

詔書明確要求各地親藩及外樣大名放棄無謂抵抗,繳械投降,詔書中並冇有宣佈天皇自除尊號一事。

這也是張清源有意識采取的延遲策略,天皇除尊號要等到扶桑全境安定之後再進行。

在詔書發出之後不久,李素與張清源等文臣,在一千軍卒護衛下回返九州島。

而後,一萬人大明軍隊登陸,分成四隊,每隊兩千人,配備兩百名騎兵。

以江戶為中心,向四周清剿前進!

力爭在三個月之內將本州梳理一遍。

在收繳兵器的同時,對敢於抵抗著進行打擊!

就在大明對扶桑的戰事進行全麵收尾的兩個月後,遠在交趾的廣西巡撫李懷普卻提出了與扶桑有關的主張。

經過兩年多的消化吸收,在李懷普的部屬下。

廣西巡撫衙門下令,從廣西陸續將十餘萬明人遷來交趾,以此來鞏固勝利果實。

這十餘萬新移民,仍是按照此前規矩,從廣西人多地少的府州縣遷移過來的。

移民安置所需的錢糧物資都由輪船招商局供給。

正是有了輪船招商局的強力支撐,移民安置工作纔沒有出現大的紕漏。

對於來自大明的移民占有了原屬自己領地一事,交趾當地人大部分還是一如既往的仇視和憤恨。

雖說在明軍的鐵血壓製下,交趾人不敢公然聚眾反叛,但私底下與移民的小衝突卻是接連發生……-